Hi, University at Buffalo!

2018年的年度简报中,我为2019设下了这样的一个目标: 被水牛城大学 (University at Buffalo) 录取 自此,在2020年的2月,我的2019拉下了最后的帷幕。 回过头来,我开始想,这一段历程结束得是那么地快,但一切却又在情理之中。 2018年的某天,10年级,离毕业还有两年。 我和朋友突然由P

2019 / 年度简报 – 在路上

再见,2019。 欢迎阅读这份来自Y2Nk4的2019年度简报 2019年的人生,不知为何,被暑假一分为二。暑假之前的2019年,显得非常遥远。我常回想起二月初与好友踏入世贸大厦,但却难以分辨是2019年的二月亦或是2018年的二月。但沉思回忆许久后,一些细节告诉我这件事确是发生在2019。 零、Y2Nk4.com 去

其实我并不想熬夜。但是作为一个时差狗,每天醒来的时候你会有一种错觉,感觉大半个世界都开始趋于平静,你就像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样,感到极为焦躁挫败。而每天夜里躺在床上,看着时钟上的数字不断增加,但是却迟迟无法入睡,觉得睡着了就会错过这个世界最精彩的部分一般。
2019年11月24日 周日 凌晨 于纽约

Uptime >> 6570

17岁经历过了灰暗、奋斗与快乐,那么 18 岁呢? 博客不知不觉已经过了4年,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The good old days are out of reach, I wish that they were closer!」 「I wish on shooting stars, or wer

活着

深刻地记得,小时候我天真地以为,这个世界的科学家们似乎已经解决了全部的问题,而留下给我们的还有什么问题可以继续去研究呢?似乎已经没有了。。 慢慢地,大了。开始去看各种的新闻,上网看各种的报道。这个原本开阔的世界逐渐被各种的未知笼罩。 或许,百多年前到现在,科学家们也面对着这样的变化。 传统计算机的性能瓶颈,量子力学的发

Weekly Log – 2017/6 – 世界彼端

6月,就这么在忙碌与浪费时间里过去了。   5月31日 / 太平洋 / 3万英尺 离开香港机场已经过去6、7个小时,已经是晚上10点了,我购买的座位是靠窗的,窗外刚好就是机翼的位置。此时,窗外的阳光也逐渐减弱。不久,夜幕便完全地降临了。 5月31日与6月1日,这两天的我毫无时间概念,望着身后渐行渐远的家,心中

Hi,America.

第一次购买的是离家的单程票。明早9点,广州-香港-纽约。 现在最后一次睡在家的床上,若十多年后回想起来,又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当明日最后一次看到这一个曾满载自出生以来的回忆的家时,又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曾在自己的一本记事本里写到,“时间在不断的流逝,但这里的一切却凝结在了十年前”。相比十年后重新打开折扇房门,也有如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