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该如何做是好?》第一章第二节

第二章 福利、自由与德性

本章节开头承上启下,由上文谈及的”价格欺诈”的问题引申到社会福利以及法律规章的制订。

维护和反对价格欺诈的论证,都围绕着三种观念展开:使福利最大化、尊重自由和促进德性。
维护市场自由的人认为 1.通过刺激人们努力工作以供应他人所需要的物品,市场促进了社会的整体福利。2.市场尊重个人自由:它让人们自己选择给他们所交换的物品定价,而不是把一个特定的价格强加于商品和服务。

而反价格欺诈法的拥护者们则觉得 社会整体福利并不是由在困难时期索要过高价格而真正地达到的。即使高价能够促进更多的商品供应,这一益处也会被高价给那些无法支付得起的人们所带来的负担抵消。

Page.9

对啊,如果单纯靠价格的提高,在供给侧方面确实有可能会为了更大的利润而生产更多的产品,但是却加剧了需求端的矛盾。无法支付起该物品的人们压根没机会享受到所谓”价格对市场调控”带来的福利。所以维护市场自由的人的”促进了社会整体福利”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如果真要说促进了福利,那促进的只是富人们的福利了。

对于富人而言,在暴风雨中为一加仑的汽油或一个汽车旅馆的房间而支付过高价格,可能只是一件讨厌的事情;然而对那些收入微薄的人来说,这样的价格却造成了实实在在的困难,这可能导致他们滞留于危险地带而不能逃离到安全的地方。

Page.9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药神》。虽然我没看过电影,但大概的故事也算是了解过,高昂的药费确实能推动药厂去研发更多的新药,但是收入微薄的人并没有办法支付。所以即使这种药被研发出来,也无法改变社会的总体福利。这里我又想起了之前国家医保对药物的议价。议价双方的筹码分别是,药厂可以通过合适的价格获取更多的订单,国家则可以使用更少的钱,保障更多人能用上更好的药。这是一种对市场自由的妥协,但是却能提升社会福利。如果仅以推动供给端的生产动力为衡量其所带来的”社会福利”的多少,是舍本逐末的。

贪婪是一种恶,是一种不道德的存在方式,尤其是当它使人们忽视别人的痛苦时。它不仅仅是一种个人的恶,它还与公民德性相冲突。在困难时期,一个良好的社会会凝聚在一起。人们之间相互关照,而不是榨取最大利益。如果一个社会中的人们在危急关头剥削自己的邻居以获取经济利益的话,那么这个社会就不是一个良好的社会。
通过惩罚而非奖励贪婪的行为,社会肯定了那种为了群体善而共同牺牲的公民美德。

Page.11

作者在此也给出了一个衡量社会是否运行良好的标准——在困难时期,社会是否能能展现出巨大凝聚力,人们互相关照,而不是榨取利益

…当做一个魔鬼交易,甚至付出认可贪婪的道德价—即允许价格欺诈,以从别的地方吸引大量的屋顶建筑工人和承包商。先修补屋顶,稍后再补救社会结构。然而,我们要注意到,关于反价格欺诈法的争论并不仅仅与福利和自由相关,它也与德性相关—它涉及培育一个良好社会所依赖的心态、性情和品质。

Page.12

作者把”价格欺诈”比喻成一个”魔鬼交易”,提出所谓”能推动生产”的”价格提升”带来的负面影响不仅是收入微薄的人无法购买到自己急需的物资、损害了社会福利,而更破坏了整个社会的道德风向。若是使出了”容许价格欺诈”这张牌,出牌者需要为其作出额外的补救,甚至有可能会被其反噬。

这一章里,作者还是在讨论”价格欺骗”的问题,但在章末通过分析双方的三个观点”质疑一项政策是否会加速经济恢复或刺激经济增长”、”质疑人们在被迫的情况下是否能真正地自由选择”以及从德性出发探讨”价格提升”对社会德性的影响。

贪婪是一种国家应当反对的恶。然而,应当由谁来判断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呢?

作者提出,在当下一个多元的社会里,善与恶的标准不应该是统一的;但若是不统一,我们又如何在不涉及对人们的喜好的情况下对善与恶的标准加以评判?

同时又引出了以亚里士多德为代表的传统派的观点,”公正意味着给予人们所应得的。为了决定谁应得什么,我们不得不决定哪些德性值得尊敬和奖励”、”如果不首先反思哪种是人们最想要的生活方式,我们就不能弄明白什么是公正的宪法。”

以及由康德、罗尔斯为代表的现代政治哲学家们的观点,”那界定我们各种权利的公正原则,应当不依赖于任何特殊的德性观念或最佳生活方式的观念。相反,一个公正的社会应当尊重每个人选择他自己的关于良善生活观念的自由。”

正如书中所说,”古代的公正理论始于德性,而现代的理论则始于自由。”

分享到:

2 条评论

昵称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1. c0sMx

    大佬这种做笔记的方式好棒,学习一下。٩(ˊᗜˋ*)و

    1. Y2Nk4

      一起学习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