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该如何做是好?》第一章 笔记和思考

第一章 《做正当之事》

托马斯·索维尔(thomas sowell)是一位拥护自由市场的经济学家其认为灾难(飓风)后部分紧急物资价格过高属于一种市场调节,”有利于限制消费者使用这些物品,也有利于刺激别处的供应商给飓风受灾地区提供最急需的物品和服务。

造商们就会发现这值得他们生产和运输更多的(产品)

Page.5

我觉得这里首先要用量化去分析”过高的价格是否真的推动了制造商去成产和运输更多的产品“而不是通过惯性思维就觉得「价格提升了,一定能推动生产」。

就像是最近新冠疫情里,美国农民倾倒牛奶一样,如果说是为了”稳定价格”,是说不通的,因为在客户端这边,需求是远大于供给的,不存在需要倾倒牛奶来”维持价格”。而原因是什么呢? 我觉得主要是因为美国的高度分工的工业体系。部分加工厂关门后,奶农无法处理这些多出的牛奶。

鲜奶的本质上和原油产业是一样的,鲜奶生产出来无法长期存储,但它比原油好就是他能自然降解,而石油倾倒后会造成污染。

(引出了个好问题,为什么油田不能暂停产油?)

(1)如果油价迅速飙升,井被关了,可能存在短期内无法恢复至限产前产能的风险;

(2)如果关井方案不科学,导致地下能量急剧下降,可能会再也开不起来,风险很大;

(3)如果出现区块链整体原因造成停机,计转站,联合站相应关停的话,关站成本是非常高的,这里面包括管道吹扫,清罐,防腐等一系列的支出, 甚至于为了防止腐蚀,必须将所有管线充满原油,这也是一块损失;

(4)上下游产业链损失,造成的,中石油,中石化均采取的是上下游一体化战略,而且很多中游炼厂,下游加油站都是区域性的,甚至只是为当地所产品质的原油消耗的 装置,上游大幅减产,炼厂和加油站都会面临加工量不饱和以及成品油库存告急的风险,从集团来看,是得不偿失的。

知乎 NighThings 的回答

所以这一点指出,我们观察事物的时候,要看全面,不要所以然,有的理论看着很”合乎常理”,但是一旦换个角度去看就经不起推敲的。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考虑的是 “价格的变动是否能引起供给侧的变化” 如果价格的差价是被 “中间商” 吃掉,从何保证 “价格的提升能推动生产”

是不是一切的改革的目的都是优化生产的效率?

Jacoby, “Bring on the ‘Price Gougers'” 即“把商贩们看做魔鬼并不能加快佛罗里达重建的脚步,而让他们自由地开展业务却可以。”

美国共和党 Republican Party United States / Grand Old Party (GOD, 老大党) 保守主义,经济古典自由主义

随后文章又举例到:总检察长克里斯特(一名共和党人) 发表专栏文章维护反价格欺诈法 ,反对对基本物资的放任加价。

「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自由市场的情形。在正常的自由市场情形中,有意愿的购买者自行选择进入市场,并遇到有意愿的销售者,此时的价格依据供求关系而定。而在紧急状况中,被迫的购买者并没有自由。他们是被迫购买安全的居所之类的必需品的。」

ibid

对的,我们在谈及「自由经济」的时候,都不免的着重于「供给侧」的「自由」,而不去关注「需求侧」是否「自由」在这种经济情况下,放任的加价无法保证「供求测」的「自由」,何来满足「自由经济」?

第一章小记

第一章通过举例美国2004年夏的飓风”查理”过后,因为商户提高商品、服务的价格而引发对”灾难时对商品服务价格提升是否合理”的讨论。一方是古典自由主义派,另一方则认为而在紧急状况中,被迫的购买者并没有自由。他们是被迫购买安全的居所之类的必需品的,无法满足所谓的”自由经济”。本书作者希望通过此引出对”公平”的讨论。

其实我本人也不是很喜欢所谓”涨价是市场调节,上涨的价格能调动生产”之类的言论,太笼统,太所以然了。市场调节会有失能的一天,我们应该探讨的是「如何提高商品生产、交换的效率」而非「如何让市场更自由」

而且通过这次疫情,我们要改变「政府介入」就是影响「市场自由」进而损害生产积极性、「市场调节」就一定能推进生产效率 这样的「刻板印象」,而应该就事论事,探讨各种潜在的、有效的调节。

这是《公正,该如何做是好?》 的第一章,中信出版社2012年12月版

分享到:

1 条评论

昵称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1. c0sMx